香蕉你个不拿拿

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哐哐撞大墙???

这也太对了吧!
非你不可和相视而笑的默契,啊啊啊我爆哭!

大佬们发点糖吧グッ!(๑•̀ㅂ•́)و✧

谁让我遇到的是两个小奈布呢。

即使是最低我也爱你。
因为奈布是天下第一好。

那个啥。。。萌新能不能悄咪咪的问一句,最近那个园丁的推演任务在哪里啊?(ノಥ益ಥ)我怎么找不到。

死神的红薯总是绵的(五)

   大概就是死神与老头的温馨向小故事。继续更,一定不能坑。
  

      
       凛冬之后,窝棚旁边的一颗枯死多年的老树罕见的抽了新芽,多少为这破烂灰败的小巷子添了点儿颜色。比起窝在老头的小棚子里,死神似乎更愿意爬到树上盘腿坐着吃红薯。用老头的话说,他这叫更有人味儿了。因为他坐在树上的背影实在不能让人联想到令人胆寒的妖魔鬼怪。死神还为这话很是介意了一番,多少天拉着冷脸浑身煞气地坐在老头的小板凳上,算是展示百鬼之首的威严。不过后来又忍不住往树上爬的事儿谁也识相的再没提起过。
      
       似乎从哪一天开始,往常的规矩被打破,死神光临红薯摊的时间越来越早,现在的下午就已经可以时常看见那一抹黑色的高挑身影。为此死神还稍微想了想,午夜十二点过来,虽说轻易没有讨厌的人类造访,虽然每次把老头弄醒后都会睁开眼睛陪他讲两句,但他看着老头的睡眼惺忪实在是大为扫兴。死神绝对不会承认其实他就是想听老头谈天说地,讲讲人类的无聊事。总之,当死神一脸冷淡的坐在树上俯视着老头边卖红薯边与买红薯的人聊天聊地的时候,他觉得甚至比老头窝棚里的电视机有意思。
      
       于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街坊四邻都传巷子角里的红薯摊旁总是有一个坐在树上的怪人,一双纯黑的眼睛和一身煞气着实让人害怕得紧。传着传着就玄乎了起来,有人说这是个杀人犯,坐在那里专门挑自己看上的人,晚上会到房子里将其砍杀。有人说这是个失心疯子,以前受到自己相爱的女孩儿背叛,因此受了打击,从此行为脑子不大清楚,与疯子无异。总之什么都有。传到后面死神无疑是这个街区的一大津津乐道的话题。老头曾经还有些担忧地问他会不会太过惹眼。但死神压根连眼神儿都没给一个,吃完红薯扛着镰刀就走,根本连话都不屑讲。只有老头一脸苦笑的收拾这个祖宗的烂摊子。
    
       时间一长就有人发现,那卖红薯的老头还时不时的与这怪人说上几句话,更有眼尖的人瞧见这怪人有时还破天荒地地开口回几句嘴。于是就有胆子大的人按耐不住好奇心,趁着眼瞅死神漫无目的地看向别处,凑到老头跟前悄悄问这人是什么来头。话还没说完,这人就觉得后颈一凉,再等转过头去,就看见树上那人的不知什么时候转过脸来向着自己,一副面孔不悲不喜,两对黑色眼珠子无声无息的盯着对方的脸。让人寒毛都不经全部起立,噤若寒蝉。倒是老头一脸陪笑地说这是他家的孩子,没怎么跟人打交道行为有些孤僻。死神在树上罕见的翻了白眼,愚蠢的老头怎么知道自己地位的尊贵,尽然不知死活的妄自组建人类的家人关系。不过从那颗冰冷的不在跳动的心中由内到外的生出的奇怪的波动,就像很久以前自己亲手把一只天使的羽毛全拔光的感觉,实在是让鬼舒畅。他翻身跳下去站在炉子旁边,打量着未熄灭的火苗。急急慌慌的老头跑去办事,倒是很明智的没有请求死神帮自己看着摊子,这无疑比登天还难。不过太阳总有从西边出来的时候,比如现在。死神站在无人看管的炉子旁边,瞅了瞅炉底,随后从窝棚里捞出火钳,颇为熟练的往炉子里面加煤炭。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今天随便写点,下次继续。毕竟死神这个形象我炒鸡喜欢。笔芯~
      

  

    

从前一直在想太太发文为什么还要带微博。。。现在被老福特坑了不能用石墨链接之后才发现带微博外链的太太是天使。。。

      就很想看他俩做完以后雷狮一边嘲笑着安迷修一边抱着他去浴室清洗。
      恶劣又温柔的雷总也太男友力了吧!

大招【雷安】

  

     “敢赌吗?”
      安迷修对上眼前这一副闪烁着不屑与狂妄的紫眸,顿时气血上涌。他抓起书包扭头就走,试图无视这个洋洋得意的自大狂。哪知对方慢悠悠地晃在他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他,幸灾乐祸地开口:
     “喂,安迷修。”
     “ 你不会怕是输给我吧。没想到我们的骑士先生胆量如此之大。”
     “这么迁就我,你难道是爱上我了?”话音未落,安迷修” 砰——!得一声把雷狮按在墙角,不小的动静引起众多人驻足观看。只有雷狮似混不在意地微微低头,低笑着靠近安迷修,对上了他那双翡翠般澄澈的眼:
     “怎么,被我猜中了?”
     安迷修滴溜着雷狮的领子,面无表情地直视着他:“你想多了,恶党。赌约的事情,我答应你,输了可别哭着鼻子回家。”说罢,头也不回的顺着人流走向车站,哪知刚走出一段路,电话就响了,他看着屏幕前的名字,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电话那头的人显然心情是愉悦的:
      “安迷修,你顺拐了。”

      ………

     安迷修狠狠把自己摔进床里。
     雷狮就是个混蛋,安迷修在心里对自己说。末了还觉得不够,在心中狠狠把他诅咒了千万遍。
     混蛋混蛋混蛋,安迷修闷闷地念叨着。心里却像腾升起了一簇火苗,不紧不慢地灼烧着他。第一次的遇见就让安迷修对雷狮的印象降到了负值,两人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从校里打到校外,从陌生的路人打进了彼此的世界。两人势均力敌,凡是有雷狮作恶的地儿都有安迷修的身影,打着打着渐渐的彼此间都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安迷修会在这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旁边像个老妈子一样念叨数落着他种种不良习性,末了还任劳任怨地卷起袖子帮雷狮收拾他的屋子。雷狮也偶尔会在这头倔驴犯蠢被坑的时候大肆嘲笑一番,事后不吭不哈地找到事主一顿揍。安迷修觉得雷狮很坏,他四处敲诈欺压的时候,咧着嘴找自己麻烦的时候,翘课泡吧彻夜不归的时候,安迷修都觉得这家伙简直是个坏到透顶、冷酷无情的家伙。但偶尔的冷嘲热讽后那不经意的一两句关心和难得平和相处一起打游戏时下巴搁在安迷修肩上的微暖的温度,都让安迷修感到了淬不及防的、错觉般的温柔。雷狮就像是危险魅惑的恶魔,在安迷修不经意间霸道而不容置疑的挤进他的生活,在他的心里强行打上属于他的烙印,却又若离若即,凉薄无情亦如魔鬼,掌控着安迷修那颗早已被他洞穿的、填满的心脏。他把头埋在枕头里,发出细不可闻的微叹。
      雷狮。
     
    

      直到电话铃响起,安迷修才懒懒地起身接听,电话那头的声音却瞬间让他坐直了身体:
    “雷狮?!你又想干嘛?”
     电话那头传来的低声哑笑和巨大的轰鸣声让安迷修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他跳下床,直奔阳台:
    “你……”
    “安迷修。”雷狮心情颇为愉悦地对着电话笑着:
    “你家门牌号是多少来着。”
    “这么晚了,你到我这来做什么。”安迷修按住了突突直跳的额头,还真是想曹操曹操就到。
    “这么快就失忆了,难道你怕输了?”
     安迷修愣了一下,他挑起窗帘,望了望窗外已被夜幕席卷的天空:“你要这时候比篮球?劝你清醒点,球场早就关门了。”
     雷狮嗤笑了一声,他懒懒地对着电话那头说:“乖宝宝,今天带你去不个一样的地方。”安迷修刚想反对,就听到外面摩托的轰鸣,雷狮欠揍的声音又传了过来:“猜猜我到哪儿了?”安迷修翻了个白眼,打老远他就从窗户外面看到了雷狮那骚包的摩托——太惹眼了,大概全市也只有这一辆。安迷修大学以后就在学校附近的这个小区租了房子。小区里大多是退休的老人,所以整片住所平日里充满了一片祥和之意。雷狮骑着咆哮的摩托风驰电掣地闯进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个黑社会找人算账。他直接挂了电话,打开窗户往下看去:雷狮就站在底下,穿着一席黑色紧身劲装,挑眉对他做了个口型:下来。
       安迷修下意识摇摇头,随后就感到懊恼:这个动作简直傻透了。显然楼下的人也这么想,一阵令他恼羞成怒的嘲笑过后,雷狮好心情地笑:
      “这位英俊的骑士先生,你是要把你的头发放下来让我爬上去还是给我个梯子让老子把你扛下去?”
      “……在下都不选,你可以走了。”
       “安迷修。”雷狮开始威胁他:“你要是再不下来,我就在楼下喊,直到你出来为止。”安迷修即使再良好的风度,这时也忍不住骂了一句:
      “放你娘的屁。”
     “你大可以试试。”雷狮继续挑衅。安迷修气结,却也无可奈何。他暗暗咬了咬牙,转身对雷狮说,你等等。尔后关了窗,面红耳赤地站在客厅愣了一会儿,一半是气的,一半是他自己都不想承认的脸红心跳。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喜欢上他。安迷修愤愤不平地想。他急匆匆地翻找衣柜,才发现自己平时的休闲服都被洗了,全部湿答答地挂在阳台,他踌躇再三,只好随便套了一件白衬衫。穿成这样去打球还真是不伦不类,但总比不穿强些。他跑下楼,正在抽烟的雷狮看着他这副打扮,讶异地挑了挑眉:“怎么,你这是要跟我约会去吗?”安迷修斜了他一眼,径自向外面走去:
       “你这又算什么。”安迷修看着雷狮墨黑色的一身打扮:“纨绔二世祖?霸道总裁?”雷狮大笑几声,随后突然大踏步走过来,一把拉住安迷修,顷刻间两人的距离瞬间拉近。雷狮坏笑着将烟喷到安迷修脸上,学着狗血剧那烂俗的调子,低声对他耳语:“宝贝儿,你逃不掉了。”
        回答他的是安迷修直奔面门的一拳。
        折腾许久,雷狮才载着安迷修从小区溜出来,脸上还带着淤青。他甚至有点要后悔做出这个决定。安迷修显然是故意的,被他嘲笑像个娘们儿一样扭扭捏捏后,他那两条匀称有力的胳膊像张开的钳子般搂住自己的腰,勒得雷狮面色铁青。作为报复,他把摩托速度提到100迈,而且专挑崎岖不平的地方走,安迷修从小就像是个不急不缓的老大爷,此刻这剧烈颠簸而惊心动魄的感觉让他心惊胆颤,头埋在雷狮背后连抬都不抬,手上却更加用力,越勒越紧,雷狮咬着牙才没叫出声来。就这么一路互相伤害到了目的地,安迷修抬头一看就傻了:“电玩城?你带我来这儿干嘛?”雷狮斜他一眼:“你不会连这里面都没来过吧。有时候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穿越过来的老古董。”安迷修涨红了脸:“我当然去过,只是这和赌约有什么关系?”他说着,却突然想到以前见过的电玩城好像是有篮球架的,不过是只比投篮,而且是计时类的。也难怪雷狮带他来到这里。这深更半夜的也没有篮球场专门开放了。而且像雷狮这种流氓,赤裸裸的记分也不会让他有什么可乘之机。想到这里,安迷修便改了口:
      “不许耍赖。输了的人要请对方吃一顿饭。”
      “无聊。输了的人必须答应对方的任何要求。”
      “雷狮。”安迷修挑了挑眉:“你确定你能赢我?”不是他过于自信。可是挂满他房间的奖杯奖状一大堆,足以证明了一切。雷狮虽然也能与他相知匹敌,但终究还是稍逊一筹。
      “别废话,敢赌吗?”
      安迷修第一次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被这个混蛋挑衅地沸腾起来,他直视着雷狮:“你最好别后悔。”雷狮哼笑一声,在安迷修俯下身子查看地图的时候弯腰凑在他耳边吹气:
      “放心。你输定了。老子有大招要使。”
     

      先是热身,安迷修站在旁边看着雷狮投篮,却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确实长了一副好皮囊。灯光打在雷狮的身上,衬着乌黑的发随意搭散在额头上。紫色的眸子眯缝着,带着一丝懒洋洋的不屑。不得不说雷狮在干什么的时候都有一副老子就是天下第一其余弱鸡都给老子滚开的横气。他随意活动了一下,变开始计时投篮。雷狮投得动作很随便,每次总是轻轻一带,却很少失误。这很快吸引了围观的人群,有人甚至开始拿起手机录像。但安迷修却看出来雷狮的水平并没有提高多少,这样想赢他是不可能的。一分钟很快投完,雷狮随意的抹了一把汗,充安迷修勾勾手。
       该你了。
       “我怎么感觉你退步了呢。”安迷修一边塞币一边笑着说。雷狮冲他一笑,把球扔给他:“你来,篮球小王子。”
      说实话安迷修是有些期待的,篮球打了这么多年,他还真不知道有什么大招可出。除非是趁自己投篮的时候捣乱。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雷狮站在旁边怡然自得地看着自己,完全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而现在安迷修的球数已经与雷狮打平。他撇了一眼记分牌,还剩10秒,毫无疑问他要赢了。安迷修不由放慢速度,望向雷狮:“喂,再不使你的大招,我就赢了。”哪知雷狮望都不望他,盯着记分牌一动不动:
       “投你的。”
       安迷修转了转篮球,既然如此,他举起了手臂,伴随着周围的喝彩,准备来个漂亮的三分。
       “安迷修。”雷狮突然声音很低地叫了他一声:“我喜欢你。”
      “——!”
  

       这句话并不是雷狮第一次对他说,每当他们争吵打骂时,雷狮总是吃准了安迷修的薄面皮,类似于这种话说了不知多少遍。但这样的距离,这样的场合,这种意料之外的突如其来,和雷狮说出这句话时温柔而有些沙哑的嗓音还是让安迷修的手狠狠抖了一下。篮球略过框架,砰得一声砸在后面的储物柜上,巨大的声响回荡在整个大厅。反应过来的安迷修猛得就往人堆里钻,连球都顾不上捡。雷狮拼命挤进人群,一把揪住都快要同手同脚走路了的安迷修,叹了口气:
       “跑什么。”
       “没跑。”安迷修头也不回:“我想吃冰激凌了。”
       两人沉默地走向冰激凌店,雷狮瞧着安迷修的表情,不像是买东西吃,倒像去赴死。走了一会儿,安迷修突然停下了脚步:“雷狮。”
       “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
       雷狮没理他,自顾自地往前走去。这无疑使安迷修更加不满。
      “雷狮!这样耍人很好玩吗?这种玩笑是不能随便乱开的,你…”雷狮突然转头,大踏步走来,一手捏住了安迷修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
      “你听好了,安迷修。”雷狮盯着眼前这个无药可救的蠢货:“老子,喜欢你。听懂了吗?是如果你以后再跟小姑娘搭讪就把你操得下不来床的那种喜欢。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至于耍你。”雷狮摸了摸他的下巴。
      “我干嘛要耍一个暗恋我这么长时间被反告白还以为是开玩笑的蠢货。”
     
      安迷修感觉整个人像被丢进了火山里般,浑身上下都烧得通红。他张口想要反驳什么,却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对上雷狮似笑非笑的眼神,他越发的恼羞成怒。雷狮看着安迷修越憋越红的脸,觉得安迷修随时都有窒息而死的可能。他好笑的揉了揉安迷修的头发,难得体谅的换了一个话题:
      “所以说,打赌是我赢了?”
      “算你厉害。”安迷修闷闷地阴阳怪气地说到:“好大一个招。真是吓死我了。”雷狮笑了。他猛得拉过安迷修,往他嘴上啃了一口:

      “这招要是你先使了,我这一晚上估计一个球都进不了。”

       

    
  
     重新看一遍错字我都不忍直视啊啊啊啊!谢谢大家看到这里。写这篇文真的拖了好久好久啊!最后给大家拜年啦!~( ̄▽ ̄~)~